胡宗南进攻延安 毛泽东率中央机关转战陕北两次遇险

作者:王晓莉 发布时间:2012-03-21

  1947年3月,胡宗南率领20余万精锐部队大举进犯陕北,妄图消灭中共中央机关和陕北人民解放军。当时,西北人民解放军只有1.8万人。面对敌强我弱的形式,中央机关决定主动撤出延安。

  1947年3月18日下午5时许,毛泽东率领党中央机关,从容不迫地撤离延安,将一座空城留给了胡宗南。3月27日,中央机关转移到清涧县城北枣林沟,不久,毛泽东率中央机关又转移到靖边县的王家湾。

  阴谋没有得逞的胡宗南,并不甘心,他的数万大军常倾巢而出,对陕北的山山岭岭进行“扫荡”,中央机关不得不经常转移,在转移的过程中多次遇险,最艰危、惊险的则是下列两次。

  王家湾遇险

  胡宗南进占延安不久,他的无线电台发现,靖边县的王家湾一带电频密集,可能就是中共中央所在地。胡宗南立即组织人马直扑王家湾。

  这是中共中央首脑机关撤离延安以来,第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。6月9日,毛泽东、周恩来在王家湾还像往常一样处理全国军情,警戒人员突然过来报告:离王家湾只有一个山头的寺湾出现大量国民党兵。周恩来放下手中的公务,立即出门爬上一个山坡,举起望远镜一看,国民党兵就在眼前,正气势汹汹朝王家湾扑来,望远镜里还可以清楚地看见,延河两岸密密麻麻全是国民党兵,正沿着延河北上。

  周恩来放下望远镜,当即下令所有中央机关人员,立即收拾东西,准备转移。他还特别要求,东西必须收拾干净,片纸不留,不能有中央机关在此逗留的任何迹象!经过一阵紧张的忙碌,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。是夜,雷电交加,中央机关借着夜色冒雨转移。

  风狂雨疾,天黑路滑,代号为“三支队”的中央纵队近800多人静悄悄、艰难地行进在羊肠山路上,甚至连咳嗽声都没有。

  当时,负责中央机关保卫工作的是中央警卫团,该团只有4个连,共300多人,而且武器都是从前线各部队淘汰下来的。蟠龙战斗结束后,彭德怀曾提出,从前线部队抽调一些好的枪支充实中央警卫团,保卫党中央和毛泽东的安全。但毛泽东坚持,最好的枪支必须留在前线消灭敌人,只有前线大量歼敌,才会有中央机关的安全。彭德怀曾偷偷送了一批缴获的美式卡宾枪,但数量有限,中央警卫团的整体装备还是十分落后。按当时中央警卫团的兵力和装备,遇到小股敌人还能抵挡一阵,但遇到强敌就难以保障中央机关的安全。庆幸的是,在寺湾的国民党兵没有立即找到王家湾,这使中央机关和毛泽东从容地作了转移。

  沿着延河北上的是刘戡,当时他率领的兵力有四个半旅,共约3万人。刘戡从延安出发时,胡宗南咬着牙向他交待任务:“就是损失两个师也要捉住中共首脑!”

  刘戡知道胡宗南此时的想法,因为近来接连打了三次败仗,如果再不拿出点战绩来,就无法向蒋介石交待。而自己到陕北后也没有取得什么战绩,相反,还因羊马河救援不力而遭胡宗南臭骂一通。这次率几万之众“围剿”中共首脑,如果成功,将是何等战功!刘戡受到极大诱惑,不断催促部队加速冒雨前进。

  毛泽东离开王家湾时,他还对“三支队”司令员任弼时、政委郑位三、参谋长叶子龙和政治部主任廖志高打趣地说:“你们4个人负责组织一个‘政府’,管理我们800人这个国家,你们必须把这个‘国家’办好。”是命令,语气却轻松幽默。经过急行军,6月10日中央机关到达靖边县小河村。

  刘戡紧追不舍,中央机关到达小河村后也无法安定。到11日,敌人又摸到了离小河村不到5公里的山头,正朝中央机关所在地扑来。周恩来令警卫团长刘辉山派一个排带一挺重机枪,到村东的制高点监视敌人。敌人不进村,不许开枪。中央机关则冒雨迅速向同属靖边县的天赐湾转移。

  当夜,小河水猛涨,把河上小桥连根冲走,我军部队迅速搭起浮桥,半小时之内全部渡过小河,安全到达天赐湾。

  刘戡赶到小河村时,已不见中央机关的踪影。在风雨里折腾了好几天,刘戡早没了先前的那股热情,为了解除风雨交加和长途行军带来的困乏和疲倦,命令部队在小河村宿营。

  刘戡部人困马乏,一堆堆篝火升起,�红了半边天。毛泽东已经确信,刘戡没有发现中央机关。他站在天赐湾,遥望刘戡笑谈:“我们现在的位置,正好处于胡宗南和马鸿逵防线的结合本部。胡马勾心斗角,矛盾很深,各人都想保存实力,削弱对方,所以他们谁也不想来,让我们钻了空子。”

  第二天,刘戡带着部队撤回了延安。刘戡带出去两个师,带回来还是两个师。胡宗南“以两个师换取中共首脑”的意图没能实现,所以他对刘戡的这次行动极端不满。

  此时,彭德怀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因为自已是西北野战军部队司令员,必须保证毛泽东和中央机关的安全。如果党中央和毛泽东出了意外,他无法向全国人民交代。

  7月23日,毛泽东致电刘邓:“下决心不要后方,以半个月行程,直出大别山。”毛泽东认为,刘邓大军只有迅速直插大别山地区,直逼南京、武汉,才能全面打乱蒋介石的战略部署,才能缓解陕北的压力。

  7月29日,毛泽东又向刘邓发出一份紧急绝密电报,电报是由毛泽东亲自起草的,上面标有3个“A”字样。3个“A”是当时中央约定的表示最紧急和极秘密的电报等级,电报称:“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,如陈赓、谢富治及刘伯承、邓小平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已有效行动调动胡宗南军一部……陕北则不能支持”。

  刘邓在收到3“A”电报的第9天,也就是1947年8月7日的黄昏,刘邓大军便悄悄开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行动。

  葭芦河边遇险

  8月1日,中共中央机关离开小河村,沿着大理河东进,向野战军主力靠近,这时中央纵队代号由“三支队”改为“九支队”,周恩来兼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。13日,“九支队”通过无定河大桥,进入了黄河与无定之间的南北长约三四十公里、东西宽约五六十公里的夹道区域。在这里,中央纵队面临着第二次危机。南有刘戡7个旅之众的追兵,北有钟松的两个旅前来围堵,又处浩瀚的沙漠地带,东为滚滚黄河,西有水势日益上涨的无定河。如果南北两敌会合,向东封锁黄河渡口,并控制无定河、米脂、佳县一线,中央机关和西北野战军将被挤在佳县、米脂、榆林三县间南北十五公里、东西二三十公里的狭小地区,这样将处于没有回旋余地的困境。

  为了确保中央机关的绝对安全,彭德怀急令许光达率领第3纵队火速赶往乌龙铺、曹庄一带,截击向北进犯的刘勘部,接应和掩护中央机关安全转移。军情十万火急,17日凌晨,许光达带领第3纵队到达指定地域后,立即向各旅旅长下达命令:“那怕是敌人的炮弹落在身上,也不许后退半步”。

  8月18日,瓢泼大雨下个不停,但刘戡的部队仍冒雨北进,向中央纵队直逼过来。中央纵队正在黄河汊道葭芦河边上,情况万分危急。毛泽东骑在马上,神情凝重地思考着。根据侦察员的报告,敌人正一步步紧逼过来,中央纵队目前的处境很危险。毛泽东向警卫员要了一根香烟,狠狠地抽了几口,他将余下的香烟往地下一扔,眼里闪烁着坚毅的光,他勒住缰绳,说了一句:“我们回去!”大队人马静静地跟在毛泽东的后面,沿着葭芦河向黄河相反的方向翻山而去。

  中央机关刚走,刘戡就到了葭芦河边。河水滔滔,汹涌澎湃。刘戡怎么也想不到,毛泽东没有过黄河,而是朝相反的方向去了!刘戡又失去了追踪目标。

  8月19日,许光达率领第3纵队进至乌龙铺和沙家店之间的当川寺拦截住了刘勘的部队,并实施了阻击。此时,第3纵队的处境十分艰难,前有刘勘优势兵力压来,背后就是葭芦河,处于背水一战的困难境地。面对不利的战场态势,许光达表情严肃,向各旅旅长大声喊到:“现在是拼命,敌人要我们的脑壳哩!”“中央机关若是损失一根毫毛,你、我、我3纵队全体官兵,就决无生还之理!”

  许光达指挥的当川寺阻击战打的相当惨烈!面对险恶的战场环境和优势之敌,许光达指挥部队沉着应战,顽强地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,将刘勘的部队牢牢地阻于当川寺一线,使他们不能去沙家店给被围的钟松解围。

  原来,钟松于8月13日率领两个旅,气势汹汹,朝南一路扑来。14日,钟松的前卫部队123旅在归德堡与解放军遭遇。胶着了一会儿,解放军突然朝南一路撤去。旅长刘子奇满腹狐疑,“难道共军引诱我急速南进?”他不敢贸然出动,把情况报告给了钟松,钟松因有上几次的教训,也变得谨小慎微起来。他原计划是走无定河东岸沿绥榆公路南下的,因怕遭埋伏,现在不走这条大路了,全师改无定河西岸南进,一路上果然平安无事。

  彭德怀早就判断到了钟松的行军路线,把三纵派去接应中央机关后,就把余下的主力部队布置在沙家店,另派小部分部队与钟松保持接触,准备把他吸引到沙家店来加以消灭。

  彭德怀把队伍安在沙家店附近有一天多了,他相信,钟松一定会来的!18日,也就是毛泽东在葭芦河脱险的时候,钟松带着他的整36师师部和第165旅由镇川堡到了沙家店。这时他的部队已分为两个梯队:123旅(附165旅493团)为前梯队,由镇川堡向乌龙铺方向推进;他率师部和第165旅为后梯队,在沙家店以西地区跟进,准备在乌龙铺与董、刘两军会合。

  彭德怀站在一处高高的山头上,向各部队下达了围攻沙家店的命令。一纵、二纵以及教导旅迅速出动,把钟松围在了沙家店附近地区。

  钟松刚与前面的刘子奇联系上,准备出发到乌龙铺,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手足无措。他赶紧命令刘子奇率整123旅来援。刘子奇在乌龙铺虽距沙家店仅30多公里,但中间隔着几道山梁,夜色一片漆黑,险象环生,刘子奇不敢贸然出动。一直到第二日6时,天亮了,雨停了,才带着队伍向沙家店赶来。

  胡宗南得知钟松被围的消息,立即电令刘戡急速驰援。刘戡刚刚追中央纵队到黄河边上,现在又要掉头翻山越岭赶到沙家店,心里极不痛快。但他必须执行命令,当他带着队伍向沙家店挺进时,途中遇到许光达部的顽强阻击,而未能通过解放军的防线。

  此时,毛泽东和中央纵队已经安全转移到了米脂县的梁家岔。沙家店战斗打得最激烈的时候,毛泽东对周恩来说:“恩来,这一仗生死攸关啊!打得好,我们转危为安,不走了;打不好,我们就往西走,出长城,进沙漠。”

  20日晚8时,终于传来了我军全歼敌整36师的捷报。毛泽东非常高兴,他在一次干部会上说:“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,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,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。”同时,由于许光达指挥的第3纵队在乌龙铺阻击战中表现出色,使中共中央机关转危为安,受到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高度赞扬。周恩来称“许光达功不可没”,其他人也赞誉许光达是“党中央的守护神”。